澳门网上真人赌场

书评天地

《哈姆雷特》:早期版“人性的弱点”

文章来源:初中部图书馆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0年02月25日 点击数: 字体:

威廉.莎士比亚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巨人,世界戏剧上的泰斗。被认为是古往今来少数最伟大的作家之一。《哈姆雷特》被公认为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之一,写于17世纪初,该剧以中世纪的丹麦宫廷为背景,通过运用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的创作方法,叙述哈姆雷特为父复仇的故事。该剧真实描绘了文艺复兴晚期英国和欧洲社会的真实面貌,借哈姆雷特的形象与思考,表现了作者对文艺复兴运动的深刻反思以及对人的命运与前途的深切关注。

    哈姆雷特是世界文学史上一个极富艺术魅力的典型,莎士比亚通过哈姆雷特内心矛盾冲突的描写,对比手法的成功运用,构思了哈姆雷特形象心理蕴涵的丰富性与深刻性,从而塑造出史前从未有过的丰富复杂的原型形象。哈姆雷特的悲剧的遭遇引起读者的同情与怜悯,达到悲剧性的效果,来源于人物理想与现实的分裂。黑格尔认为,悲剧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我认为,哈姆雷特的悲剧性正在于此。

    文艺复兴运动,肯定人的价值,主张用个性解放反对禁欲主义,用理性反对蒙昧主义。作品中的哈姆雷特是丹麦的王子,他在威登堡大学念书时,接受了人文主义思想的熏陶,对理想与前途充满希望与憧憬,是作者笔下的人文主义形象。奥菲利娅称之为“朝臣的眼睛、学者的辩舌、军人的利剑、国家所瞩望的一朵娇花、时流的明镜、人伦的雅范、举世注目的中心”。当时,哈姆雷特是“快乐的王子”,他眼中的世界是美好的,对人以及社会抱着积极与乐观的态度。他认为,“负载万物的大地”是“一座美好的框架” 、“覆盖众生的苍穹”是“一顶壮丽的帐幕”,是“金黄色的火球点缀着的庄严的屋宇”。那是,他以感恩的心与纯洁的心灵,赞美世界。同时,关于他对人的一段议论,特别为文学史家所称道,“人是一件多么了不得的杰作!多么高贵的理性!多么伟大的力量!多么优美的仪表!多么文雅的举动!在行动上多么像一个天使!在智慧上多么像一个天神!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这些叙述,反反映了哈姆雷特文艺复兴运动下的完美形象,也表现了这一理想的人的时代主题。

    莎士比亚平行发展多层次多线索放于情节结构上,产生强烈的戏剧效果,从而营造现实冲突。面对父王被他叔父暗杀,其母被迫改嫁,王位被叔父纂夺的残酷现实,哈姆雷特充满愤怒与痛苦,精神颓唐低沉,由“快乐的王子”转变成“忧郁的王子”。由于昔日美好的理想与残酷现实之间的冲击,他开始深入思考人与世界,并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他眼中的世界不再是光彩夺目,他认为,“负载万物的大地,只不过是一个不毛的荒岬;这个覆盖众生的苍穹,……只是一大堆污浊的瘴气的集合”。甚至对人的认识达到偏激和消极的态度,在他眼里,人世间的一切是多么可厌、陈腐、乏味而无聊,认为人世间是一个荒芜不治的花园,长满恶毒的莠草。至于人,“在我看来,这个泥塑的生命算得了什么?人类不能使我产生兴趣”,哈姆雷特前后认识的巨大反差,犹如天堂与地狱的巨大差异,给予他悲剧形象强烈的深刻性。作品不仅以尖刻的笔锋把哈姆雷特完美的形象与美好的理想撕毁以致粉碎呈献现给读者,而且以其外在环境的悲剧慢慢让位于人物内心世界的悲剧性。

    在哈姆雷特复仇情节的推进下,复仇的内心冲突变得尤其明显,进而更深刻地揭示了哈姆雷特形象的悲剧性。残酷的真相冲击,导致他对人的思考以致发现人性的丑恶,构成了他追怀理想又对现实丑恶极度憎恶的内心矛盾。在那个颠倒混乱的时代里,他为父复仇的宗孝责任,转变为负起重整乾坤的责任,由发现丹麦国王的丑恶到发现周围的人甚至他自己的恶。认识的深刻以及责任的深沉,使他体会到复仇的回力无天。他关于“生存还是毁灭……”的著名独白,十分准确地传达出他此时矛盾的心态。克劳狄斯在祈祷的一刻,本来哈姆雷特可以在背后刺杀,可是他犹豫了,放弃了这个大好机会。以致日后那个奸险的丹麦国王两次谋划陷害哈姆雷特,并一步步地推进悲惨的结局。

    哈姆雷特首次复仇的犹豫与拖延,推动了悲剧最终的结局,也揭示了哈姆雷特形象悲剧性的根源。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认为,悲剧主人公遭受的痛苦并不是由于他的罪恶,而是由于他的某种过失或弱点。如果按照亚里士多德的观点,哈姆雷特悲剧根源在于他犹豫延宕的性格,在于他性格的弱点。我认为,犹豫延宕本不是他的性格而是矛盾冲突的使然。首先,当他在死去的父亲口中了解到事情真相时,能够当机立断并坚定地实行他装疯卖傻的复仇计划。同时,在丹麦国王对他的第一次暗杀中,他机智地搜出公文并修改国王的命令,从而逃过了暗杀,这勇谋兼备的举动是犹豫性格不能做到的。因而,我认为哈姆雷特悲剧性的根源,在于他的人文主义理念与现实的激烈碰撞,以致理念粉碎并带来巨大的痛苦与长期的挣扎。

    文艺复兴运动使欧洲进入了“人”的觉醒的时代,思想大解放推动了社会发展。同时,晚期私欲的泛滥和社会的混乱,导致人们信仰的失落和进退两难矛盾心理。当时的社会现象正是作品的价值观照,哈姆雷特人文理想的最终破灭造成的这一悲剧性,预示了新兴资产阶级对封建教会的妥协,揭示了时代和社会的悲剧。

二中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