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真人赌场

特色活动

2015年戏剧节高二18班参赛宣传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作者:姚炜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09日 点击数: 字体:

 这是发生在黑夜的故事,光明被痛苦遮蔽,他们永远在追寻太阳……

陈白露陷入纸醉金迷,纵然蔑视,终无力自拔。彼岸红日,遥不可及。

韶华易逝,血枯恨未枯。

   潘月亭用金钱慰欲,然而欲望无穷无尽,贪婪周而复始,一生营营役役。

   欲望钳人,大梦归于虚。

   方达生满怀深情似草芥,热血似杯水,救不出一车薪之烈火焚身。

   苦于无能,终无法同行。

   “小东西”孤苦伶仃,达人间炼狱,落入鬼兽之腹……

   众生皆悲,日出在何方?

   “太阳出来了,黑暗留在后面,但是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故事发生在30年代的上海。陈白露本是一个纯洁少女,因生活所迫走进十里洋场,成为了一名交际花并受银行家潘月亭包养。旧时恋人方达生的到来,唤起陈白露对新生活的憧憬,她虽厌恶周围的一切,却无力自拔。她无情地拒绝了新生活的邀请。陈白露发现一个小女孩藏在了她家里,原来这个“小东西”是为了躲避流氓黑三的虐待。陈白露决心要帮助可怜的小东西,转而将此事托付给潘月亭,但潘月亭由于对金八的畏惧,对陈白露插手此事甚为不满。由于此事过于棘手,潘月亭在金八的手下——黑三找上门时也只能暂时隐身,留下陈白露单枪匹马地与黑三周旋。潘月亭现身后,两人合力赶走了黑三。太阳升起,然而等待他们的能否是代表希望的的日出?

 

                           《日出》

                                  高二(18)班

道具:两张沙发,一张茶几,两扇屏风。PPT

方达生 竹均,怎么你现在会变成这样── 你现在简直叫我失望,失望极了。

陈白露 (故做惊异)失望?

方达生 (痛苦)失望,嗯,失望,我没有想到我跑到这里,你已经变成这么随便的女人。 竹均,你听着,你已经忘了你自己是谁了。

陈白露 你要问我自己是谁么?你听着:出身,书香门第,陈小姐;教育, 爱华女校的高材生;履历,一阵子的社交明星,几个大慈善游艺会主办委员;⋯⋯父亲死了,家里更穷了,做过电影明星,当过红 舞女。怎么这么一套好身世,难道我不知道自己是谁? 

方达生 (不死心)好,竹均,我看你这两年的生活已经叫你死了一半。不过 我来了,我看见你这样,我不能看你这样下去。我一定要感化你, 我要—— 我要你嫁给我。

陈白露(冷静) 在任何情形之下,我是不会嫁给你的。

方达生 那么,你对我没有什么感情?

陈白露 也可以这么说吧。(达想拉住她的手,但她飘然走到墙边)

方达生 (立起)竹均!(拿起帽子) (失望痛苦)我们再见了。

陈白露 哦,再见了。(夸张的悲戚,拉住他的手)那么,我们永别了

方达生准备走

陈白露 慢着,(举车票)这是不是你的车票?

方达主 嗯,怎么?

陈白露 你看,这一下(把车票撕成两片)好不好?这又一下(把车票撕成四片)好不

好?(扔在痰盂里)我替你保存在这里头。好不好?

方达生 你,你怎么——

陈白露 不,你得看看。赶快洗个好早睡个好觉,起来,换一身干净的衣服,我带你去玩玩。乖乖的~听我的话。(鸡鸣————)音频1《鸡鸣》你听,真不早了!你快去睡吧

方达生(失望叹气 被推下

 

[屋为光影暧昧,不见轮廓。这时由屋的左面食物柜后悄悄爬出一个人形,倚着柜子立起,颤抖着,一面蹑足向门口走,预备乘机偷逃。白露这时觉得背后有人行走。她蓦然回转头,看过去。那人仿佛钉在那里,不能动转。

 

陈白露 谁,(慌张)你是谁?

(缩做一团,喘气和抖的声音)小⋯⋯姐!小⋯⋯姐!

 [白露赶紧跑到墙过开灯,室内大放光明。在地面前立着一个瘦弱胆怯的小女孩子。约莫有十五六岁的样子,两根小辫垂在乳前,头发乱蓬蓬的,惊惶地睁着两个大眼睛望着白露,两行眼泪在睫毛下挂着。她穿一件满染油渍,肥大绝伦的蓝绸褂子,衣据同袖管儿乎拖曳地面。下面的裤也硕大无比,裤管总在地上磨擦着。这一身衣服使她显得异样怯弱渺小,如一个婴儿裹在巨人的袍褂里。因为寒冷和恐惧,她抖得可怜,在她亮晶晶的双眼里流露出天真和哀

求。她低下头,一寸一寸地向后蹒跚,手里提着裤子,提心吊胆,怕一不谨慎,跌在地上。

陈白露 (忍不住笑——但是故意地绷起脸)偷东西?啊! (佯为怒态)小东西,你说你可是来偷东西! (抓着衣服) 你这衣服偷的是谁的?

小东西 (低头估量自己的衣服)我,我偷的是我妈妈的。

陈白露 谁是你妈妈?

小东西 (望白露一眼,呆呆地撩开眼前的短发〕我妈妈!——我不知道我妈妈是谁。

他们前天晚上要我跟一个黑胖子睡在一起,我怕极了,我不肯,他们就——(抽咽)

陈白露 哦,他们打你了。

小东西 (点头)嗯,拿皮鞭子抽。昨天晚上他们又把我带到这儿来。那黑胖子又来了。我实在是怕他,我吓得叫起来,那黑胖子气走了,他们⋯⋯ (抽咽) ⋯⋯⋯⋯拿烟签子扎我(忍住泪)您看,您看!(体出臂膊,白露执着她的手。太虚弱了,小东西不自主地跪下去)

陈白露 天!(不敢看她的臂膊)你这只胳膊怎么会这样⋯⋯(露用手帕揩去自己的眼泪)

小东西 (恐惧到了极点)不,不,不!(跪下)小姐,您修个好吧,千万不要叫他们找着我,那他们会打死我的。(拉着小姐的手)

陈白露 你起来,(把地拉起来)我没有说把你送回去,你先坐着,让我们想个法子。好,你先吃一点饼干。

小东西 (接过来)谢谢您,小姐。(她背着脸贪婪地吃)

陈白露 你慢慢吃,不要噎着。

(白露站起来巡视四周)

陈白露 (向小东西)吃好了没有?

小东西 才吃了两块。

陈白露 怎么?

小东西 我…我……没有吃饱。

陈白露 你尽量地吃吧。

小东西 不,我不吃了。

陈白露 怎么?

小东西 我怕,我实在是怕的慌。(忍不住哭出声来)

陈白露 (过来安慰她)不要哭!不要哭!

小东西 小姐,你不会送我到他们那儿去吧。

陈白露 不,不会的。你别哭了,别哭了,你听,外边有人!

〔小东西立刻止住哭声。屏息凝视房门。

〔潘经理进,潘经理——一块庞然大物,短发已经斑白,行动很迟缓,然而见着白露,他的年纪、举动、态度就突然来得如他自己的儿子一般年青,而他的最小的少爷已经二十出头了。他眼睛瞢瞢的,鼻子像个狮子狗;有两撇胡子,一张大嘴,金质的牙时常在呵呵大笑的时刻,夸耀地闪烁着。他穿一件银色的西装外套。那上面挂着金表链和翠坠儿。他仿佛将穿好衣服,领扣还未系好,上一边的领子还祈在里面,一只手拿着雪前,皱着眉却又忍不住笑。那样尴尬的神气迎着白露。

潘月亭 白露,我知道你会找我来的!我等了你一夜晚,幸亏李石清来了,跟我谈谈银行的事,不然真不知道怎么过,我叫人看看你,没回来;叫人看看你,没回来。你看我请你吃饭,你不去;我请你跳舞,你不去;我请你——可是(非常惬意)我知道你早晚会找我的。

陈白露 (睨视)你这么相信你的魔力么?

潘月亭 (低声)我知道你想我,(自作多情)是不是?

陈白露 嗯!我想你——

潘月亭 是的,我知道,(指点着)你良心好。

陈白露 嗯,我想你跟我办一件事。

潘月亭 (故意皱起眉头)又是办事,又是办事。——你见着我,没有别的,你

专门好管这些闲事。 福升全告诉我了。

陈白露 你管不管?

潘月亭 (走近小东西)原来是这么个小东西。

小东西 是,老爷。

陈白露 你看她多么可怜。——她——

潘月亭 得了,我都知道,反正总是那么一套。

陈白露 (要挟地)月亭,你管不管?

潘月亭 我管!我管!

陈白露 小东西,你还不谢谢潘经理。

〔小东西正要跪下。

潘月亭 (拦住他)得了,得了。白露,你真会跟我找麻烦。

陈白露 你听!(外面人声)他们好像就在门口。小东西你到(指右面)那屋去。

〔小东西进右屋。

门外男甲声 是这个门口么?

门外男乙声 是!

陈白露 (向潘)他们大概指着我的这个门。

〔男人说话混杂声。

陈白露 月亭,你不能等他们进来,你打开门出去,叫他们滚蛋。

潘月亭 这帮人他们大概都认识我,叫他们走还容易。

陈白露 好,月亭,谢谢你,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潘月亭 (傻笑)自从我认识你,你第一次说谢谢我。

陈白露 (揶揄地)因为你第一次当好人。

潘月亭 怎么你又挖苦我,白露,你——

陈白露 不要吵了,你打发他们走吧。

潘月亭 好。(转门钮正要开门)

陈白露 可是月亭,你当然知道这个小东西是金八看上的。

潘月亭 什么,这是金八看上的人?

陈白露 福升没有告诉你?

潘月亭 没有,没有,你看你,险点做个错事。(逡巡退回)

陈白露 怎么,月亭,你改主意了。

潘月亭 白露,你不知道,金八这个家伙不大讲面子,这个东西有点太霸道。

陈白露 那么,你不管了?

潘月亭 不是我不管,是我不能管,并且这么一个乡下孩子,你又何必——

陈白露 月亭,你不要拦我,你不管就不管,不要拦我。

黑三 (粗暴地)音频《敲门声》她一定在这儿,一定在这儿。你看,这不是大妈的手绢?那孩子不是穿着大妈衣服跑的么?

大妈 可不是,就是我的手绢。

黑三 那一定是这个门,她一定在这里。开门,开门。

陈白露 (揶揄)你不要怕啊!(正要开门迎出)

潘月亭 (拉住白露的手)你别理他们。音频《敲门声》

门外人声 开门,开门,我们找人。

陈白露 月亭,你先进到那屋去,省得你为难,我要开门。你进去!

潘月亭 好,我进去。

陈白露 快快。

〔潘进卧室,白露立刻大开中门。

音频《开门声》

陈白露 (对门外)你们进来吧!你们找谁? 音频《十面埋伏》

门外男甲 (穿着黑衣服,戴着黑帽子的)你管我找谁呢,(气汹汹地,对着后边的党羽)

进来,你们都进来,搜搜吧。

陈白露 (忽然声色俱厉地)站住,都进来,谁叫你门都进来?你们吃些什么长大的,你们要是横不讲理,这个码头横不讲理的祖宗在这儿呢!(笑)你们是搜私货么?我这儿搜烟土有烟土,搜手枪有手枪,(挺起胸)不含糊你们!(指左屋)我这间屋里有五百两烟上,(指右屋)那间屋里有八十杆手枪。你门说,要什么吧?这点东西总够你们大家玩的。(门口的人一时吓住了。向门口)进来呀!诸位!(很客气地)你们怎么不进来呀?怎么那么大的人,怕什么呀!

外婆 (懵懵地)进来就进来!这算个什么?

混蛋!谁叫你进来的,滚出去!

外婆 (不满地)滚就滚,这又算什么!

(笑)您别,别多心。您这生的是哪一家子气!我们跑丢了一个小孩子,我们到这

儿来也是看看,怕她藏在什么地方,回头吓着您。

陈白露 哦,(恍然)你们这一大帮人赶到我这儿来,是为找一个小姑娘呀!

(非常关心)那么您大概一定是看见她进来了。

陈白露 对不起,我没有看见。

您不知道,刚才有人看见她进到您门里来。

陈白露 到我的屋子来,那我可说在头里,她要偷了我的东西,你们可得赔。

您别打哈哈。我们说不定都是一家子的人。我看得出来,您跟金八爷一定也是——

陈白露 金八爷?哦,你们也是八爷的朋友?

(笑)够不上朋友,常跟他老人家办点小事。

陈白露 那么,好极了,金八爷方才叫我告诉门口的人,叫你门滚开。

怎么?金八爷跟你会说——

陈白露 (索性做到底)八爷就在这儿。

(疑惑)在这儿!我们刚送八爷出旅馆。

陈白露 可是你门没看见,他又进来了。

又进来了?(停顿,看出她的谎)那我们得见见,我们得把这件事告诉他。(回向门口)你们说,对不对?

门口人声 对,对,我们得见见。

陈白露 (镇静)不成!八爷说不愿见人。

不能见,我也得见。(看见露向小东西藏的屋子走)八爷大概就在这个屋子。

陈白露 (忽然跑到左边潘藏匿的房屋门口。故意用两手抵着门框)好,你进到那屋子去吧,只要你不进这屋子来。

哦,——八奶奶又要跟我们打哈哈,是不是?(向露走来狞笑。凶恶地)躲开!躲开!

陈白露 你大概要做死!(回头向左问)八爷,八爷,你先出来教训教训他们这帮混账东西。

〔门开,潘月亭披着一个睡衣出。

潘月亭 (低声指着门内)白露,吵什么,八爷睡觉了。(望着男甲)咦。黑三?是你,你这   是干什么?

哦,(想不到)潘四爷,您老人家也在这儿。

潘月亭 我刚跟八爷进来,到这儿来歇歇腿,抽口烟,你们在这儿是要造反,怎么啦?

(嗫嚅)怎么,八爷是在这儿,(笑)——呃呃,是在这儿睡觉了?

潘月亭 怎么,你要进来谈谈么?那么,请进来坐坐吧!(大开门)我烧一口烟,叫金八起来陪陪你好么?

(赔着笑)潘四爷跟我们开什么心?

潘月亭 不坐坐么?

不,不。您看我们也是有公事——

潘月亭 好极了。你们要有事,那就请你们跟我滚蛋,少在这里废话!

(服从地)是,潘四爷您别生这么大的气!我们得罪的地方您可得多 担待着点。(然回头向门口的人们)你们看什么,你们这些混蛋还不滚!(又转过笑脸)没有法子!这一群人!回头,潘四爷, 八爷醒了之后您可千万别说我们到这儿胡闹来啦。小姐,刚才的事您千万一字不提。方才我对您算开的玩笑, 是我该死!(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该死!该死!

陈白露 好好,快滚吧。

(谗媚)您出气了吧?好,我们走了。

〔男甲下。

陈白露 (关上门)完了,(自语)我第一次做这么一件痛快事。

潘月亭 完了,我第一次做这么一件荒唐事。

陈白露 今天不管明天事。反正这事好玩的很。 (呵欠)我真有点累了……

潘月亭:去睡吧,我也先去睡了。今日的事累得很……(潘下

陈白露:瞥见地上的日影)太阳,太阳,——太阳都出来了。(跑到窗前)

 ⋯⋯太阳升起来了,黑暗留在后面。”

 ⋯⋯但是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演员表

刘楚乔

饰陈白露

梁宇明

饰潘月亭

赖静怡

饰小东西

施俊笙

饰方达生

李明城

饰黑三

古静欣

饰大妈

剧组工作人员

邱文

黄诗婕

任颖淇

李婉君











二中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